1、明確融資租賃公司的非持牌類金融企業的性質(第二條)。

只有明確了融資租賃的金融屬性,才有利于嚴格按金融規律來管控、運營融資租賃公司及業務,納入銀保監會和地方金融監管也才名正言順。同時我們也要提示,那種認為融資租賃是投資機構的認識,不利于融資租賃獲得充足的以銀行貸款為主的負債,不利于解決融資租賃最迫切需要的資金來源問題。

2、保留“與租賃有關的保理”和“租賃擔保與咨詢”業務(第五條)。

保留上述二項融資租賃原有的業務,有利于融資租賃圍繞融資租賃主業,開拓相關的、相互支持健康發展的業務,有利于融資租賃公司服務能力和公司實力的提升。

3、取消“融資租賃不得與其他融資租賃公司拆借或變相拆借資金”(第八條第三款)。

因為,一般工商企業之間,個人之間規范的資金借貸是受法律保護的,打擊的只是非法的高利貸。融資租賃公司之間是否愿意拆借(借貸)資金,借貸多少多長,完全取決于融資租賃公司(債務人)的實力及融資租賃公司之間的相互了解與認同,“監管辦法”不必作出比法律更嚴格的限制。

4、保留融資租賃公司的風險資產總額不超過凈資產10倍(而非8倍)的規定(第二十七條)。

從融資租賃的面上看:一般的公司(數量最大)資本放大倍數在5倍及其以下;中等及偏上較好的公司在5-8倍;只有極少數、極優秀的公司(包括千億級的頭部公司)才可能接近10倍。因此,從行業杠桿率作出上限8倍的限制,體現的是整體上宏觀謹慎監管的思路,對大多數公司是沒有影響的,但卻限制了最優秀公司的發展空間,也增大了其資本耗用,或出表類資產轉讓的工作量。因此呼吁保留原來10倍杠桿率的規定(而不作進一步的收緊)。當然鑒于融資租賃的管理水平、風控能力之限,杠桿率控制在10倍之內,已比金融租賃的12.5倍更低了。

5、需進一步深化的精細化管理項目

(1)關于租賃物的采購(第十六條<租賃物購置>)。

通常情形是按承租人的要求購置,簡而言之,是承租人選定供應商、品牌、價格及交貨與質保等,多為一物一購!氨O管辦法”對“特殊情況下需要提前購置租賃物的”,進行了專門規定,很必要很及時。從租賃實務看,除了經營性租賃標的物須提前購置之外,專業化經營的融資租賃公司“提前購置”有三個前提,一是主要圍繞租賃標的物進行專業化經營的程度較高,需要大批量購置相同設備;二是公司的風險管理能力強,主要是設備閑置風險的管控能力強,要有租得出去的充分把握;三則租賃物市場價格不會快速走低,貶值風險不大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