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最高人民法院審理的大連高金投資有限公司等與大連德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企業借貸糾紛上訴案【案號(2017)最高法民終647號,以下簡稱“最高院647號判決”】判決后,在民商事借款合同糾紛的裁判文書、各地方法院的裁判指引類文件、甚至新聞媒體的報道中,“職業放貸人”逐步成為了高頻詞匯。但在2019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印發《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以下簡稱《九民紀要》)前,“職業放貸人”的法律含義并未被明確界定。

由于《九民紀要》是對當前民商事審判工作中一些疑難法律問題的總結和統一,本文意在通過對現有司法實踐的調研,進一步加深對職業放貸人概念的理解,以期對融資租賃業務實踐有所指引。鑒于部分地方司法機關尚未公開制定的職業放貸人具體認定標準,且部分判決中對據以認定職業放貸人的具體標準未詳細表述,本文表述不周或有疏漏之處,希與同仁商榷。

一、  案例的引入
(一)最高人民法院案例

最高院647號判決的案涉糾紛為上訴人大連高金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金公司”)與上訴人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大連星海支行、被上訴人大連德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企業借貸糾紛一案。判決部分原文如下:
“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高金公司貸款對象主體眾多,除了本案債務人德享公司以外,高金公司于2009年至2011年間分別向新紀元公司、金華公司、薈銘公司、鼎鋒公司和順天海川公司等出借資金,通過向社會不特定對象提供資金以賺取高額利息,出借行為具有反復性、經常性,借款目的也具有營業性,未經批準,擅自從事經常性的貸款業務,屬于從事非法金融業務活動!躲y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十九條規定:“未經國務院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批準,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設立銀行業金融機構或者從事銀行業金融機構的業務活動”,該強制性規定直接關系國家金融管理秩序和社會資金安全,事關社會公共利益,屬于效力性強制性規定。根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關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的規定,以及《合同法解釋二》第十四條關于“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五)項規定的‘強制性規定’,是指效力性強制性規定”的規定,應認定案涉《借款合同》無效。高金公司的經營范圍為項目投資(不含專項審批)、財務咨詢、企業管理咨詢,高金公司所從事的經常性放貸業務,已經超出其經營范圍!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以下簡稱《合同法解釋一》)第十條規定:“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