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爆發式增長后,西藏唯一一家金融租賃公司陷入泥潭。

日前,東旭集團控股的西藏金融租賃披露2019年年報。在營業收入增長31.5%的情況下,高企的融資成本使得公司凈利潤大幅下滑96.2%。與此同時,審計機構因無法判斷公司五級分類的恰當、計提損失準備金額的準確性,對這份年報出具“保留意見”。

而自去年底開始,由于存在逾期未償還債務、遭多家銀行訴訟追債,西藏金租主要銀行賬戶已被凍結,控股股東所持股權也被輪番凍結。

事實上,自2015年開業以來,西藏金租就以“高舉高打”的激進風格為市場所知,無論是注冊資本、資產和融資規模增速都顯著高于整個行業,其流動性也一直被市場所擔憂。

多名受訪業內人士認為,隨著金租公司監管評級辦法的出臺,西藏金租后續的評級結果不容樂觀。根據辦法,評級較低的公司監管可區別情形采取責令暫停部分業務、責令控股股東轉讓股權等措施,甚至依法啟動市場退出機制。

凈利潤大降96%,審計機構出具“保留意見”

成立于2015年的西藏金租,是西藏首家金融租賃公司,最初注冊資本只有10億元,東旭集團為公司控股股東,持股47%。

自開業以來,西藏金租的資產規模呈現快速擴張態勢,十個月即突破百億,隨即完成大規模增資,將注冊資本增至30億元。

到2017年末,公司總資產已經突破200億元,全年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同比增長66%、267%,增速居業內領先水平。

2018年,西藏金租開始為市場所熟悉。一方面,公司獲評主體及債項長期信用等級AA+,并獲準加入全國銀行間債券市場,完成30億元金融債發行;另一方面,公司完成二輪增資,50億元的注冊資本排名金租行業前列。

這一年,得到資本補充、資金渠道更加通暢的西藏金租資產規模大增135%,年末總資產接近500億元,實現從小型金租公司到中型金租公司的跨越。

但與此相伴的,是西藏金租短期同業借款、長期負債的大規模增長,高企的負債成本也對利潤造成侵蝕。2018年,公司營業收入同比大增86%,凈利潤增速卻不到10%。

這一特征在2019年體現的更為明顯。據西藏金租日前披露的年報,公司去年營業收入43.3億,同比增長三成以上,凈利潤卻不到0.3億元,跌去96.2%。

其中,西藏金租各項融資成本全年增加近16億元,同比翻番,而同期營業收入只增加了10億元左右。值得注意的是,審計機構對這份年報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結果。
審計機構稱,對西藏金租的長期應收款按照風險資產五級分類的結果實施了檢查、函證、訪談等必要程序,但未能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

[1] [2] [3]  下一頁